主页 > 热点在线 >

石油界均看空混合所有制 媒体虚拟三大败局

时间:2019-05-22 12:09

来源:网络整理作者:晓燕点击:

  原标题:石油界内外看空混合所有制 媒体虚拟三大败局

  推动石油央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,当务之急是破除垄断、开放准入、透明地质数据、让油气资产自由流转,从而让“三桶油”之外的市场主体有独立生存的可能;同时要完善石油央企的公司治理结构,真正建立现代企业制度。这都需要来自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

  这是一篇在采访中小心求证,在写法上大胆创新的调查报道。文中的人物和场景全是虚拟,但虚拟写作的背后,是《财经》记者较长时间真人实地的密集采访。作为一家多年来秉持严肃立场的新闻媒体,严谨扎实的采访调研和交叉印证,是《财经》的一贯作风。

  去年11月,高层重提“混合所有制改革”,并将其明确为“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”。很快,国有资本最密集的石油行业成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排头兵。种种消息,令人振奋,但一轮轮采访下来,石油界内外看空者之众,出乎《财经》记者预料。

  文中的三个主角,其实是数十位中国石油从业者的“缩影”,是“合并同类项”的产物。文中所讲的故事,是他们对中国石油行业“混合所有制改革”前景共同的预判和关切。故事的背后,是这些资深业内人士对本行业的真知灼见。

  之所以虚拟,自有当事人的难处。中石油腐败窝案的爆发,国企体制对员工的制约,外资企业从业者的谨慎,让初稿充满了“不愿公开姓名的人士”。于是我们设想,与其藏头露尾,满是磕磕绊绊的引语和暗示,还不如顺顺畅畅地讲个基于事实的场景虚拟故事。

  2003年的十六届三中全会上,中央就提出了“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”。提出建立“产权清晰、责权明确、政企分开、管理科学”的现代企业制度,更是19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的事情。20多年转瞬即逝,国企改革终点仍然遥远,不禁让人有“时间去哪儿了”的感慨。

  业界一个基本共识是,要推动石油央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,当务之急是破除垄断,让“三桶油”之外的市场主体有独立生存的可能。有市场才能有竞争,有竞争才能有改善效率的动力。与此同时,石油央企必须完善公司治理结构,真正建立现代企业制度,以国际公认的市场原则来指导公司运营。这些都需要来自国家层面的、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。

  而顶层设计,需要基于常识。今年博鳌亚洲论坛期间,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说了句大实话:国企只是名义上叫企业,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企业。这句话击中了问题本质。20年过去了,政企始终没有分开,国企始终没有被当作单纯的经济组织来对待,国企改革始终未逃脱“半政府工具,半市场主体”的樊笼。

  归根结底,如果真的想要完成国企改革,首先须让国企回归企业本质,先搞清“企业是什么”,再考虑“改革去哪里”。

  ——编者

  大话石油改制

  奇怪的董事会

  “这是国家战略,先不要考虑经济性,项目必须得上!”

  2017年春,北京风和日丽,杨絮乱飞。(您没看错,我们虚拟的2017年——编者注)北京汉华国际酒店四楼会议室旁的休息室里,眉头紧锁的马建志刚刚掐灭了第三根烟头。他曾经对媒体宣称自己“不抽烟不喝酒”,但心情烦乱时,秘书总会善解人意地递来“黄鹤楼”。

  隔壁的大会议室里,正在召开中国中央石油公司(下称中央石油)的董事会。会上讨论正酣,马建志借称透口气,跑到隔壁来平静心情。这是他第一次参加中央石油决定重大事项的董事会,无论会议的内容还是形式,都与他曾参加的数百次董事会截然不同。

  马建志是中国最大地产企业之一的“盛世亿达”当家人。2015年公司整体上市后,现金储备非常充沛,但地产行业却在市场和政策的双重压力下陷入增长瓶颈。公司股东多次要求马拓展投资渠道,在主业之外创造股东回报。

  机会在不久之后来临。2016年,国家推动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力度骤然加大,中央石油在压力之下做了定向增发。“盛世亿达”和其他五家机构投资者一道组成财团,以400亿元获得中央石油3%的股份。在政府压力下,中央石油给了民企财团一名非执行董事的席位。当年年底,马建志众望所归,入席中央石油董事会。

  2017年春,中央石油董秘给马建志在内的众董事们发来两份文件,分别是《关于中央石油深海石油布局的方案》及《南海万安-01整装气田总体开发方案》。瞅着只有七八页的可研报告和天书般的开发方案,马建志心里打鼓。给勘探公司总经理打电话,但一直接不通。他分明记得,上次跟工程院院士老狄吃饭时,老狄曾说,3000米深海钻井,连中央海洋石油公司(下称中央海油)都还有很多技术环节没有过关。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